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申博随笔 >女主播爱上地铁里的陌生人-最新章节

女主播爱上地铁里的陌生人-最新章节

天云头像
创始人 申博
2018/12/2 22:19:00 阅读 0

   1.女主播爱上地铁里的陌生人-最新章节 作者:无样

  姜成熙是电台的主播,主持一档午夜的鬼故事节目。事实上,她不喜欢这份工作,只是因为自己喜欢播音,而且她是一个内心孤独的人,每到深夜就希望能和别人说说话,所以选择这份工作。 

  当然,不喜欢这份工作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薪水太低了,姜成熙在转正之前的薪水让她只能每天坐地铁或者公交车回家。

  每到午夜下班,看着空荡荡的大街,黑漆漆的大马路,姜成熙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接她,哪怕是陪她走一段路,哪怕只是陪她坐坐地铁也好,这样至少不会感到太孤独。

  然而,那个人不是没有出现。地铁里,总是会出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在那里,背着一把吉他。令人有点奇怪的是,即使她晚到了,那个男生都依然会在车厢里。

  他们见了多次面,相互认得出对方,虽然没说过话,但是相互照面也会礼貌地笑一笑,点点头。

  因为孤独,身边没有人陪伴,反而这个天天相见的陌生人,一个微笑就能让姜成熙觉得温暖。

  渐渐地,姜成熙发现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帅气的男生,或者说,是依赖,每到下班就想要见到这个人的依赖。

  想起他们第一次说话时的样子,姜成熙总能自己傻傻发笑。那次除了他们两个人以外,车上还有一个人。那个人在之前坐车时,是很少见的。可正因为这个人,萧腾第一次跟她说起了话。 

  当时,姜成熙正在低头玩手机,萧腾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她旁边。

  姜成熙并不排斥他坐在自己旁边,甚至本身对他的到来有些期待,还觉得他坐在自己身边的感觉还不错。

  萧腾说:“你看角落里那两个人,那女人真的很爱那男人,她从上车起,眼睛就没离开过那男人。” 

  姜成熙抬起头,望向那个角落,说:“什么两个人,明明只有一个男人嘛。”

  萧腾大惊失色道:“怎么?你看不到那个女人吗?”

  这一下把姜成熙吓了一跳,她扭过头,对萧腾说:“你别吓唬我啊,我的工作就是讲鬼故事的。” 

  “真是两个人,你看,那女人站起来了,她慢慢走过来了。”说完,萧腾一下子站起来,跑到了后面的座位上,然后低着头,小声说,“你别动哦,她现在坐在你旁边了!” 

  姜成熙“嗽”地一下蹦起来,放声尖叫,把角落里那个男人也吓了一跳,并且用鄙夷的目光看向姜成熙。

  怎么回事?姜成熙一回头,发现萧腾正在后座上捂着嘴狂笑,那副欠扁的德行差点把姜成熙气死。 

  那之后,他们之间熟悉起来,每天一上地铁就坐在一起,萧腾能说会道,还弹得一手好吉他。有了萧腾的陪伴,让姜成熙每天回家路上不再孤独,不再寂寞。

  2

  萧腾是酒吧的驻唱歌手,每到深夜,他都会出现在地铁的站台上,同姜成熙坐一班车回家。

  酒吧歌手跟电台主播,这两个工作看起来没有任何联系,但又有那么一些共同点可寻。那就是,他们都是在夜晚工作,做的事情也是在取悦别人。

  萧腾是个怪异的家伙,他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鬼故事,给姜成熙的工作提供了很多可用的资料。有了萧腾提供灵感,姜成熙的工作更加游刃有余,台长几次夸奖她进步很大。

  为此,姜成熙很感激萧腾,那天是她第三次被台长表扬。本来被表扬之后应该更积极工作才是,可她却总想着下班,想着去见那个人。

  见面后,她很兴奋地跟萧腾说起这件事,并说有萧腾一半的功劳,嚷嚷着请萧腾吃饭。

  不过,由于他们都是晚班,所以只能约在白天,可定好了时间,却因为萧腾临时有事而取消了。放鸽子这件事让姜成熙憋屈了一整天,以至于当天晚上她宁愿多花钱打车回家也不去坐地铁,就是不想见到萧腾。

  可是在出租车上,姜成熙又冷静了下来,尽管被放了鸽子,她的心里还是想见到人的。而且,他们又不是男女朋友,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生气?车上比地铁要舒服一些,坐下来之后,姜成熙便开始思念萧腾,想着他的吉他和歌声,想着他的冷笑话,想着他的鬼故事。

  其实萧腾的鬼故事并不非常恐怖,可是一个人想想的适合,却让姜成熙慢慢后怕。

  比如他告诉姜成熙,你见没见过一个婴儿会在无人看管的时候突然咯咯地笑起来?如果你见到了,你会想到什么?

  婴儿的眼睛很纯洁,所以他们会看见我们看不到的东西,有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在逗他们! 

  有很多鬼故事在当时听到的时候没有感觉,但是当某一天自己身临其境的时候,便会细思极恐。

  有一天姜成熙到姐姐家,盯着自己才满一岁的外甥足足看了一天。

  一开始平平静静,她看着看着就想到了萧腾的故事,恰好在这个时候外甥突然放声痛哭,姜成熙立刻吓得抱头鼠窜,以为真有什么脏东西在屋子里面。

  姐姐赶忙过来,检查了孩子,然后边换尿不湿边对她说:“就是尿了尿至于那么夸张吗?你这样以后自己别生小孩了。”

  被数落了一番,姜成熙尴尬得想找地缝钻,平时又不是没见过宝宝哭,怎么一响起萧腾的鬼故事,就变得害怕了呢?姜成熙心里暗骂萧腾是个骗子,害她出了这么大的糗。

  3

  因为台庆的缘故,有一段时间很忙,姜成熙几乎天天都是坐出租车回家。又因为还在生气,于是好几天都没想要去见萧腾。台庆那天,姜成熙录完节目从单位出来,比平时整整晚了一个小时。

  最后一辆能看见的出租车从姜成熙的身边驶过,这条漫长的街,就剩下了她一个人。 

  高跟鞋一下下敲打着街面,声音传出很远,还带着回响。以至于姜成熙总忍不住想回头看看是否有人跟在身后。

  太晚了,而且,那么多天没见。萧腾还会等她吗?如果他不在,自己该怎么回家?地铁比出租车可无聊孤独地多,偌大的车厢看不见人影,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她要一个人面对。

  想到这里,姜成熙有些后悔放走了刚才那辆出租车。

  她边走,边祈祷,忍不住在心中念叨,萧腾呀萧腾,你可别让我失望哦! 

  走到地铁口,萧腾从里面迎了出来。姜成熙的心里暖暖的,萧腾看上去却有些焦急。他几步迎上来,张口便问:“你这么多天都不来,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来了呢!” 

  有人关心,总是让人幸福。姜成熙笑了,她突然觉得这个男生或许是爱上自己了,不然为何如此在乎自己呢?于是,她打趣道:“我也不是你女朋友,你干吗这么关心我?”

  “废话!”萧腾骂了一句,可接下去却不知道如何说,他低下头默默地陪着姜成熙走进了车站。 

  让人意外的是,这么晚了,车厢里除了他们两个,居然还有别人。有三个男人正坐在角落,面无表情地看着姜成熙和萧腾走上车。他们的装束看起来很平常,但眼神却让姜成熙不舒服,令她突然有点害怕。 

  车关门,启动,呼呼的风顺着窗口吹进来。

  过了几分钟,姜成熙无意间发现了其中一个男人手里的刀子。

  她的心一紧,连忙向萧腾示意。可萧腾不但没理会她的暗示,反而把吉他从背上摘下来,对着姜成熙吹嘘起来:“你知道吗?我这把琴是挪威1961年出品的,全手工制作,是收藏经典,现在拿出去拍卖怎么也值三五十万美元……” 

  姜成熙气又害怕,这时候这家伙怎么还有心情说这个。可她突然发现,萧腾的手在琴板上写着字。

  仔细看,上面写着六个字,下一站你下车!

  再和他对视一眼,萧腾的眼神不允许姜成熙拒绝,似乎在跟她说,这是命令,不是商量。


©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
下一篇: 申博上班的开头
下一篇:暂无信息
评论信息
我要评论
招聘公告
关注:0+
2018-11-20
关注:0+
2018-11-01
关注:0+
2018-10-24
招聘公告
关注:0+
2018-11-20
关注:0+
2018-11-01
关注:0+
2018-10-24